比特币玩到最高境界能赚多少钱?中国小伙赵长鹏(英文名CZ),攒了125亿


来自:每日经济新闻(微信号:nbdnews),作者:每经编辑 郑直

币圈一日,人间十年。

 

有一个段子,一个小男孩向父亲讨要1个比特币作为生日礼物。父亲惊呼道,

 

“你要9678美元干什么?7345美元可是很多一笔钱啊,我觉得小孩子用不了6297美元的。”

 

虚拟货币的涨跌比股市还要癫狂百倍。这秒钟都要大起大落的走势,吸引了很多淘金者前来冒险。

 

有人想通过辛苦挖矿获得虚拟货币,却发现光是电费和机房维护的成本都是沉重的负担;有人想像炒股一样,买卖比特币赚差价,却被过山车般的走势惊出冷汗。

 

当众人都在疯狂掘金,守在金矿边上卖矿泉水和铁锹就成了稳赚的买卖

 

注意到,一位深谙此理的中国小伙,通过提供虚拟货币资产交易平台服务,积攒了20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25亿元)的财富

 

 

在国内知名度不高的赵长鹏(英文名CZ),还因此登上了福布斯杂志最新封面。令人惊奇的是,他从一名“码农”变成亿万富翁,只用了180天时间

 

 卖房All in 比特币,赵长鹏排富豪榜第三

 

每经小编(微信号:nbdnews)注意到,2月7日,福布斯杂志公布了史上第一份“虚拟货币创业亿万富翁”名单。


赵长鹏的财富被估计大约在20亿美元左右(截至今年1月底),排名20个上榜富豪中的第三。这个名单的榜首被瑞波币创始人拉森占据,但是其身家已从巅峰时期的200亿美元缩水至75亿美元。

 

▲图片来源:福布斯官网

 

目前,全球总共有1500种虚拟货币资产存在,总价值5500亿美元,比2017年年初高了31倍。

 

福布斯杂志在封面文章中感叹道,

 

“在这个去年最疯狂的造富金矿中,速度就是生命线

 

赵长鹏这个华人程序员从创建币安(Binance)平台到大富大贵,只用了6个月时间。”

 

▲赵长鹏简历 图片来源:币界网截图

 

每经小编(微信号:nbdnews)注意到,出生于江苏,在温哥华接受教育的赵长鹏是标准的程序员出身,喜欢钻研技术,平时和扎克伯格、乔布斯等人一样喜欢休闲装扮。

 

根据公开资料,赵长鹏早年主业是为交易所搭建网络交易系统。2014年,赵长鹏卖掉了在上海的住房,拿全部资金押注比特币。他随后成为了当时中国最大比特币交易平台OK Coin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(CTO)。

 

▲2014年赵长鹏参加芝加哥比特币峰会 图片来源:赵长鹏微博

 

随后由于一系列争议事件,赵长鹏离开了OK Coin。

 

2017年7月,赵长鹏领导一群数字资产爱好者创建了币安平台,而这真正开启了他的暴富之路。

 

平台爆火,每秒交易140万笔

 

根据资料介绍,币安网是为数字资产交易者提供服务的平台,用户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交易200多种虚拟货币,并能将它们兑换成比特币或美元。

 

币安网同时也发行了自己的区块链货币“币安币”(BNB),宣称总量恒定为2亿个,保证永不增发。据官网介绍,包括赵长鹏在内的创始团队持有币安币总量的40%。

 

 

截至2月8日凌晨,1枚币安币的价值约为8.76美元,可兑换0.00106枚比特币。用户使用币安币可享受币安网手续费5折优惠。

 

 

每经小编(微信号:nbdnews)注意到,币安网的盈利模式主要依靠平台交易和提现收取的手续费。根据官网说明,手续费率为千分之一。

 

令人惊叹的是,币安网目前每秒钟能处理140万次交易,在最繁忙的交易日,币安网一天可以处理35亿笔交易。据统计,在今年1月10日这天,币安网交易额达61亿美元,一个小时之内就有24万人涌入注册,使得该网站不得暂停新用户注册。

 

目前,币安网有600万用户,成为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综合交易平台,其中美国玩币的炒家约30%使用币安网。

 

由于币安网的收入需要依赖虚拟货币交易的活跃,赵长鹏也经常在媒体露面,为比特币等数字加密货币疯狂“打call”。

 

 

比如在前天(2月6日),赵长鹏在个人推特上“颇有深意”地转发了一条状态。原文写道,“美国股市上周市值蒸发1万亿美元,这比所有虚拟货币总值还高。”

 

赵长鹏转发评论道,

 

“就这样还有人鼓吹‘比特币是泡沫’。我觉得真正的问题是,‘股市和比特币,谁才是泡沫?’”

  

躲避监管,币安团队多国“游击”

 

最近一个月以来,比特币价格下降了约56%,瑞波币跌了65%,而币安币的价格从13美元跌至8美元左右。

 

由于中国央行对虚拟货币交易的强力监管,以及最近一个月以来各种虚拟货币价值暴跌,赵长鹏的财富是否能长久保持下去,尚且存疑。

 

今年2月1日,币安官网发布“致中国用户”的公告,仅有寥寥一句话:“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,币安不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。”

 

▲赵长鹏微博头像

 

业内人士认为,这个震撼的消息和中国央行加强对虚拟货币资产交易的监管有关。

 

1月20日,央行营业管理部下发《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辖内各法人支付机构开展自查整改工作,严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,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


消息一出,支付宝和腾讯方面都表示将展开清查,坚持不为虚拟货币资产的交易提供服务的原则。

 


1月26日,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《关于防范境外ICO与“虚拟货币”交易风险的提示》,告知“根据国家相关管理政策,境内投资者的网络访问渠道、支付渠道等可能会受到影响,投资者将蒙受损失。”

 

为了应对国内越来越严的监管,币安团队将人员和服务器转移到海外,并分散到了十几个不同国家和地区。

 

BitcoinNews报道,“赵长鹏更换所在地的频率,和别人换衣服的频率差不多。”而赵长鹏对此解释道,“我不想把团队放在某一个国家,因为未来各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。”

 

不过crypto news注意到,对数字货币监管最松散的日本,似乎在最近成了赵长鹏偏爱的办公地点。

 

▲赵长鹏微博晒出东京办公室

 

据福布斯杂志报道,由于币安网在日本没有纳税记录,因此他们在租用办公场地时受到了很大的限制。

 

目前,币安的东京办公室是一个靠近厕所的狭窄隔间,上班时间显得非常拥挤。赵长鹏自嘲道,

 

“我在办公室转一圈活动筋骨,起码要擦碰到四个人。”

 

上一篇:燃爆!马斯克刷屏了!他成功的背后:原来有这么牛的妈妈 下一篇:刚刚,快播CEO王欣出狱!当年那些举报他的人最害怕的事刚开始!